娄底退伍老兵穿梭山林:退役后当起了治虫“空军”

湖南省林业厅 www.hnforestry.gov.cn 时间:2017年08月10日 信息来源:红网

  双峰县井字镇莽莽群山,因受地质条件限制,在上世纪80年代,这里就是用飞机播洒的松树种子,30多年来,大山里已长满了松树。

  晨光初现,彭红景与工作人员早早起床配制杀虫药。因为飞机喷施药物时若空气中温度过高,药性就会在下降过程中直接蒸发,难以降落到松树上。所以,飞防作业时间只能选择在早上5点至8点多和下午在4点多至7点多。

  安排好配药工作后,彭红景来到白碧村防区,发现有几个组还未张贴飞机防治松毛虫公告,便从摩托车尾箱里取出公告张贴。

  在白碧村防区,彭红景发现马尾松基地受灾严重,松针几乎被毛虫啃噬一光,于是迅速打电话与飞防组人员联系,安排他们到白碧防区再飞两个架次。

  累了一上午,彭红景喝上一杯八宝粥充饥。

  在查看毛虫成灾情况时,发现一根树枝上有2颗茧、3条毛虫,彭红景忧心仲仲。毛虫吃了沾上药物的松针后会死亡,而虫茧还得安排人员采摘,以防再度发生虫害。

  在下午的飞防作业前,彭红景与飞防作业员开着飞机绕全镇林区飞行一圈,提前了解防治情况。

  彭红景查看飞行记录,黄线表明是飞行轨迹,对照防区作业图斑,可以防止飞行作业的遗漏。

  彭红景在林区查看毛虫死亡情况,此次喷施的药剂都是生态药剂,完全发挥效果要48小时。

  酷暑难耐,走下山来,身上已全是汗水,没有什么比用清水洗一洗更凉爽。

  在山中行走时,彭红景被三只黄蜂叮了几口。山下一位大爷送了一瓶黄道益药物给彭红景,说这药物解黄峰叮咬很有效果。

  林区内一深受毛虫毒害的彭姓村民很感激彭红景,感谢的话语让彭红景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晚上,彭红景坐在飞机前看守,夜晚蚊子超多,必须点上蚊香。

  妻子在医院上班没有固定的作息时间,自己也是整天在外,两人都没有时间照顾孩子,商量着就将孩子送到了他奶奶家。因为在部队养成了自己动手的好习惯,回到家里,彭红景就立即把换下来的衣服洗了。

  红网娄底站通讯员 李建新 报道

  7月20日,湖南双峰县井字镇世仁村马尾松基地,飞机在喷施药物防治松毛虫。今年以来,受越冬虫口基数大、暖冬气候条件和害虫爆发周期规律等因素影响,双峰县12万亩马尾松林遭受松毛虫危害。

  今年40岁有着18年党龄的彭红景是双峰县井字镇林业站的一名工作人员,1999年从部队退伍后就安排在乡镇林业站工作。在工作期间,彭红景参与了大小数次松毛虫防治战,尤其是2007年和2017年两次松毛虫爆发年,全县10多万亩松林基地遭受松毛虫危害,重灾区就在井字镇和荷叶镇,县里专门安排了飞机进行防治。飞机防治虽然不需要人工背着喷雾机械入山,但后勤供给、飞机安保、林区走访、抽样调查等工作一件也不能马虎。三伏天气,凌晨5点要起床,晚上10点还在安保,既要耐得酷暑侵袭,又要忍得蚊虫的毒害。作为林业战线的老兵,彭红景对此很坦然,每天骑着摩托,戴着一顶草帽,背着一大壸凉水转战在井字镇各村林区间。

X 关闭

湖南林业微博

湖南林业微信

手机客户端